基督教小小羊園地
關於部落格
約翰福音8:32 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
  • 241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為什麼這時代需要歸正福音運動(二)(轉貼)

所以,當基督徒忽略本質的時候,只有搞現象; 基督徒不知道原理的時候,只有活動。 建造而沒有根基,有方向沒有原則,有熱心而沒有智慧,有外面的動作而沒有裡面的精神,這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事情。 如果我們今天連這個也沒有注意的話,就不明白為什麼異端比正統的人更熱心,為什麼邪教比正統更火熱。所以,我們要有這個講座。 我們這次講的是歸正福音運動,為什麼歸正福音運動是教會唯一的前途? 中國教會有很多福音運動,中國教會有很多偉大的佈道家、培靈家、運動家。 我們在1976年的時候,開始了華福運動。 華福運動是要鼓勵起全世界的華人參與傳福音的運動。 福音運動和華福運動不同在哪裡? 福音運動是為了傳福音,華福運動是鼓動華人教會傳福音。 華福運動是福音運動的一部份。 上帝是不是要華人好好傳福音呢?是! 所以,華人教會應當好好支持華福運動。 那華福運動就是教會唯一的前途嗎?不是! 因為,福音運動是對那些不注重福音的人產生的一種反應。也就是教會不願意跟那些不願意傳福的人,去繼續不斷過一種懶惰的生活。 所以,我們要起來,提倡傳福音,我們要實行傳福音,我們要熱心傳福音,我們要呼召人傳福音。 所以,華福運動是對那些不注重福音的人回應。 為什麼教會會不注重傳福音呢? 今天,我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,談到最後呢,才解釋為什麼歸正福音運動才是真正的前途。 在十八世紀的時候,有一些人開始對聖經懷疑,其實,在這以先已經有一些很零星的種子。 到了十八世紀以後,有人開始提出一些疑問。 到了十九世紀的時候,德國就形成了新派的神學。 新派神學到底是從哪一種思想產生出來的? 就是當時的新科學,就是new learning,就是注重理性才是真正判斷一切的原理。其實,這種是方法論的問題,是幾個人,他們的信念把它推動到整個時代跟他們走。 耶穌基督的教會,前面要怎麼走? 我們要用什麼辦法,來使教會復興起來? 我們要接受哪一種真理?哪一種運動?哪一種的精神?來改變教會的方向? 今天教會裡面想這種事情的人,有幾個人呢? 太少太少! 改教運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 如果十六世紀的時候,沒有馬丁路德、沒有慈運理、沒有加爾文、沒有墨蘭頓,沒有這些偉大的改教家,今天的教會在天主教那個時候,錯誤的下面,一直走,可能變得非常可怕,成為完全跟基督教的聖經兩樣的、另外一個團體。 所以,馬丁路德要起來! 教會的元首是基督,不是教皇。教皇是人,會有錯;馬利亞不是救主,聖徒是罪人,需要救贖,沒有功德庫。我們是奉基督的名到上帝面前,我們不是靠彼得去到馬利亞面前,不是靠St.Teresa到彼得面前。 權威的問題、聖經的意義、救贖的完整、寶血的功效、教會聖而公的性質,都是不可侵犯的。 所以,改教運動在歷史上是一個很純潔、很偉大、很重要的運動。 我敢講一句話,人類歷史中間,最忠於上帝的運動,就是改教運動。 改教運動訂下了我昨天講的五個原則,Sola Scriptura(唯獨聖經),Sola Gratia(唯獨恩典),Sola Fide(唯獨信心),Solus Christus(唯獨基督),Soli Deo Gloria(唯獨榮耀上帝)。 有誰可以改它一個字?有誰可以說它不對? 現在我們的教會,除了崇拜時講道、我們查經、我們培靈、我們復興、我們禱告。但我們有沒有照這些原則,帶領信徒走在這個最穩定、最健康、最忠心的路線上面? 我們的教會有復興、培靈、禱告會,我們甚至講很多的道理,很動聽。 但是,連這幾個字(註:指改教運動五大原則),很多人從來都沒有聽過。 因為,這是方法論的建立,這是精神的傳遞,這是原則、方向的奠定。 香港的基督徒,應當很清楚知道,為什麼我們這麼做,為什麼走這條路,為什麼這個運動是重要的,為什麼我們都要參與,那我們應該用怎樣犧牲自己的精神來參與──這個是歸正運動! 所以,改教的時候,在歷史上,一些的人,他們走了一條路,唯獨照著聖經,唯獨順從聖經,唯獨以聖經的權威做我們信仰、行為的準則,沒有另外一條路。 你知道美國出了四個異端嗎? 第一個異端,叫作摩門教。 第二個異端,叫做基督教科學會。 第三個異端,叫做基督教安息日會。 第四個異端,叫做守望台。 所以呢,這四大異端,是從美國產生出來。 他們錯誤的地方,他們不完整的、不貫徹始終的、違背聖經的地方,你怎樣可以看得清楚。 最重要的一本書,是一位很重要的神學家寫的,這個神學家叫Hoekema寫了一本書叫《Four Major Cults》,四大異端。 那麼,Hoekema,曾經是Calvin Seminary的教授,他寫這本書的時候,他自己親自跟那些四大異端當時最重要的人通信,從他們得着第一手資料,就寫下來。 美國出了這四大異端,經過一百年以後,證明了有許多理論都不對。 權威、權威意識、權威精神、權威的宣告,是群眾非常尊重的一個力量。 但是,歸正運動,從來沒有一個人用這種心理學。 奧古斯丁說:你們發現我講的,有什麼違背聖經的地方,請你們回到聖經,離開我吧。 馬丁路德、加爾文:唯獨聖經,你們要順從聖經,不是順從我們。 倪柝聲:我是上帝特別揀選的,我是直接從上帝領受啟示的。 無意之中,他的權威就是使徒的權威。 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。但信徒的眼睛是昏暗的,所以有很多人沒有分辨清楚。 人類歷史中間,沒有任何一個運動,沒有一個比reformation運動,歸正時代的運動,改教運動更忠於聖經的。 當加爾文廿六歲寫《基督教要義》的時候,他是戰戰兢兢,完全從聖經中去找神到底對人說什麼話,然後,學習保羅對以弗所長老所講的話:凡是上帝的話,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講給你們聽的,我要你們完全順從神的話語。 那麼很多人也可以這樣講,但他們自己對神的話語了解到多少呢?對神的話的解釋正確到多少呢? 所以我們不能因為有同樣的口號,以為就有同樣的本質。 當一個人說,我是上帝特別啟示的,我的話就是神啟示的話的時候,你就不可以接受,因為這不是聖經的原則。 全本聖經寫完成以後,沒有啟示是給個人的。 在聖經完成以後,沒有一個人可以說:上帝對我說。 親愛的弟兄姊妹,歸正運動裡面,不許可有這樣的權威,不許可有這樣的宣告。所以我們絕對不要將歸正運動跟其它的運動,當作是同樣的一種性質,因為歸正運動是Sola Scriptura(唯獨聖經)。 當加爾文寫《基督教要義》,經過五次的修正,最後到了1536年以後,完成的時候,他引用的聖經六千多次。 今天多少傳道人,講道的時候引用聖經會超過加爾文的呢?很多傳道人一生背的聖經祇有一、兩百節。 但他要從聖經最偏僻的地方、最原版的地方、最完美的地方,找出了他講道要怎樣地負責任。 經過了四百多年,歷史上很難有人找出,歸正神學違背聖經、自相矛盾的地方在哪。 越久,越感到它的完美,越久,越證明它經得起考驗。 在這四五百年裡面,多少的哲學、多少的思想、多少的潮流,要打倒基督教的時候,對上帝的道最忠心的護衛者,是歸正神學。 我現在舉幾個例子,十八世紀的時候,德國有一個大哲學家,叫作康德。 古代哲學,你不懂柏拉圖,你就不懂古代哲學; 近代哲學,你不懂康德,你就不懂現代哲學; 整體哲學,你不懂康德,你就不懂哲學。 所以,康德的重要性太大了。 但是呢,康德對基督教很不客氣,他寫了最重要的四本,平常認為三本: 第一本,《The Critic of Pure Reason》,《純粹理性的批判》; 第二本,《The Critic of Practical Reason》,《實踐理性的批判》; 第三本,《The Critic of the Judgement》,《批判的批判》; 第四本,《The Religion within the limit of the Reason Alone》, 《單純理性限度內的宗教》。 康德在《純粹理性批判》裡面,他要反對上帝存在的三大證明。 這三大證明是什麼? 第一, 叫做Cosmological argument ,宇宙論的證明; 第二, 叫做Ontological argument,本體論的證明; 第三, Teleological argument,目的論的證明。 所以: 因為宇宙是有次序的,證明一定有一位上帝(註:宇宙論); 宇宙需要一個本體,他就是上帝(註:本體論); 宇宙是有目的的,所以,它就證明有上帝定目的(註:目的論)。 這三大的理論,是歷代基督徒,從亞理斯多德得到啟發,從阿奎那得到奠定,很多人就跟他們走,產生出來的自我安慰的阿Q精神: 我信主是有道理的,我可以證明給你看。 證明甚麼呢?證明上帝是存在的。 因為宇宙這麼奇妙,萬有這麼奇妙,需要一個動力,那個動力的源頭在哪裡?如果沒有上帝,那裡有運動? 所以,一定有上帝。 所以,「啊!感謝主,我的信心堅固了!」。 那麼,從宇宙論,從本體論,從目的論,我們就證明,我們的信仰是對的。 那麼,這個理論呢,在阿奎那裡面叫做 Five ways of proof,五條道路的證明,五個方法的證明。 到今天,天主教還走這條路。 歸正運動根本不走這條路。 為甚麼呢? 因為我相信上帝存在,不是因為我的理性能夠證明出來,乃是上帝自己顯明出來。 人證明,神是被動;神顯明,神是主動。 所以,聖經從來沒有「人證明上帝」的這個理論。 聖經說上帝顯明! 上帝顯明:原來論到上帝的事情,人可以知道的,上帝已經顯明在人的心裡面,藉著所造之物,使我們看見以後,我們無可推諉。 被造界是神自己的顯明;直覺界,是神自己的顯明。 上帝主動告訴我們祂存在,不是人主動證明祂存在。 這一點天主教看不見,阿奎那看不見。 所以當阿奎那用亞里斯多德的邏輯來證明,來支持基督教的時候,哇,天主教很高興:我們現在不必怕了,我們可以對知識份子負責任了,我們永遠不會落伍了。 當康德將這三個理論都推翻掉的時候呢,等於說,基督教的根基完了。 這三個理論,被康德怎麼推翻的呢?他的結論是說甚麼? 如果說,你們可以用這個理論證明有上帝的話,這一位上帝,是不是創造者,你不能肯定。 因為宇宙這麼奇妙,萬有這麼有系統,最多你只能證明上帝是設計者,你不能說祂一定是創造者,設計不一定是創造! 你看,基督徒信仰完蛋了。 第二,如果你可以說,這個上帝是創造者,也不一定證明,那個創造的上帝,就是你們基督教的上帝。 完了沒有啊?哇,糟糕了! 所以呢,康德的「純粹理性批判」一書批判了基督教的信仰。 但是,康德還沒有生出來兩百年,歸正運動的這些神學家已經看見這一點。 所以,加爾文從來不相信我們用證明來證明上帝存在。 存在的神,啟示祂存在,所以我們信祂存在。 所以,基督教的信仰不可能被他動搖,他所動搖的是天主教那種自然神學的根基。 當天主教動搖的時候,改教運動的人不動搖,因為,你所攻擊的不是我們這個根基。 所以,改教運動,根本不需要自然神學,我們相信自然啟示,但我們不接受自然神學;我們相信普遍啟示,我們不接受自然論證;這樣,當康德攻擊那種基督教的時候,我們的信仰沒有受影響。 現在我問第二個問題,到底康德信不信上帝啊? 康德信有上帝。 那麼,康德怎麼證明上帝呢? 他跟天主教同出一轍,他說:照樣的,我信上帝。 但我怎麼證明上帝呢? 我不用Cosmologic argument(宇宙論), 我不用 Ontological argument(本體論), 我不用 Teleological argument(目的論), 我用Moral argument(道德論)(良心):我雖然不知道上帝在那裡,但是我的良心裡面有個命令:你要做好事,你不要犯罪,要良善,你要有道德。 這個聲音,使我證明上帝存在。 他從這裡寫了第二本書,那本書叫做《實踐理性批判》。 康德雖然信上帝,但他認為這個上帝與耶穌沒有關係,所以,他不禱告,他更不相信耶穌寶血洗淨他。 他的信是因為他的良心告訴他要做好人。 所以,從康德以後,基督教的信仰變成倫理性的,而不是有神救贖性的。 很多人說,我信耶穌是要做好人,不是要耶穌拯救我,只要我行善我就得救,不是因為耶穌寶血洗淨我得救。 所以,新派的開始,是從這裡來的。 不相信耶穌的救贖性,只相信基督徒的道德性。 所以,為甚麼信耶穌?因為要做好人。 怎麼做好人?學耶穌。 為甚麼學耶穌?因為沒有一個人比耶穌更好,所以效法耶穌,做好人,就是基督徒。 基督徒是誰?跟隨耶穌做好人的人。 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。 第十九世紀,出了第二個人,丹麥的哲學家,叫齊克果。 齊克果說:如果你想證明上帝的存在,就是侮辱上帝,因為祂明明在這裡,你不要跟祂交通,你來討論祂,你來辯論祂,你來證明祂,你有沒有神經病? 你注意啊,這是很聰明的人。 齊克果說甚麼呢?上帝明明在這裡,所以證明上帝,就是侮辱上帝。 全人類歷史,沒有人在齊克果講這句話以前,有人這樣想。 廿世紀出了第三個人,是英國的Bertrand Russell,中文翻譯成羅素,他寫一本書,Why I am not a Christian(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)。 他講一句話:如果你問基督徒,世界哪裡來的,他們一定告訴你,上帝造的。 你再問基督徒,上帝是誰造的?他們一定不能回答你。他們一定對你說,上帝就是上帝,他們一定答不到你。 所以,基督教是不攻自破的宗教。 厲害不厲害啊? 剛好反過來,羅素是笨得不得了! 為甚麼呢?因為他一講啊,就顯明他的觀念中間,他的上帝是被造的上帝。 所以,這是很笨的頭腦想出來的。 羅素寫數學的時候,我佩服他,羅素講哲學的時候,有他獨特的觀念,叫做Neutral monism,叫做中性單元論。當他講神學的時候,就顯明,他的神是被造的神,他根本沒有資格來反基督教! 羅素雖然這麼笨,還有很多比羅素更笨的知識份子,看了他的書,就不要基督教。很多人以為自己很厲害,結果呢? 他以為他信耶穌有證明了,或者,他反對耶穌有證明了。 我現在告訴你,請你不要隨便信耶穌! 第二句,更不可隨便反對耶穌! 很多人以為讀了一些書,聽了一些道,啊,合理合理,你就信了; 這個很好,你所講的很好,可能是最壞的,你以為這個人講的很好,可能是最壞的。 錯的地方你不知道;你說這個講得很沒有道理,很錯,可能是最好的,你不知道。因為,在世界上的學問上,你的眼睛比較亮,在屬靈的眼睛上,你的眼睛很昏暗。 所以,法利賽人,越讀聖經,越不能接受耶穌基督。 為甚麼? 因為,他的方法論錯了,他的重點錯了,上帝就讓他越聰明就越被自己的聰明所誤。 所以,耶穌說:如果你們眼睛瞎了,你們就沒有罪了,因為,你們眼睛打開了,罪還在。上帝賜下的兒子,彌賽亞,已經到你面前,你不但看不見,你們是瞎眼的人,你還要把祂釘十字架。 耶穌對猶太文化講的最重的兩句話是甚麼? 第一句:我將真理講給你們,你們就因此想要殺我。 耶穌的第二句話:你們的父不是上帝,你們的父是魔鬼! 哎呀,你看,以色列人,從摩西的時代,到耶穌的時代,受了律法的教訓,一千多年,最後呢,不是信上帝,是信魔鬼。 哪裡有一個猶太人要承認他信魔鬼?沒有的! 每一個猶太人都說他信耶和華上帝,獨一的上帝,亞伯拉罕的上帝,以撒的上帝,雅各的上帝。 耶穌說:不是!你們的父不是上帝!如果,你們的父是上帝,你們一定來到我這裡,一定聽我的話,你們的父是上帝,你們一定跟隨我,我的羊聽我的聲音,你們想殺我,你們的父不是上帝,你們的父是魔鬼。 所以,我告訴你啊,宗教性的錯誤,可以使人一面領受真的聖經,結果產生假的信仰。 我現在問你,歸正運動重要不重要? 你們的教會,沒有唸使徒信經,就是很危險的事情。 我在美國參加很多教會,福音派的教會,浸信會,都沒有唸使徒信經。 你們信甚麼?你們為甚麼信?你們甚麼時候表達你的信? 在聖徒聚集,主日崇拜,信徒在一起的時候,連使徒信經都沒有唸,你看教會放鬆到甚麼地步。 所以,教會要復興,回頭,注意歸正運動。 歸正運動,要把你帶回正統的信仰裡面。 求主對我們說話,我們站起來禱告,我們為這兩天聽的感謝主,我們求主感動我們,使我們不但聽到有關我們生活需要的道理,我們可以聽到整個教會的根基跟方向的問題。我們一同開聲禱告,每一個人都開聲禱告:主啊,感謝讚美祢,恩待賜福我們聽了很多重要的話語,求主保守我們,給我們眼睛明亮起來,給我們不是昏暗下去,給我們不是自私下去,給我們不是沉睡下去,主啊,不是麻醉下去。主啊,求主與我們同在,主啊,祢不要撇下我們,祢與我們同在,加添我們力量,開通我們的心竅,睜開我們的眼睛,給我們看見祢的旨意,看見祢的榮耀。好叫我們前面的道路,應當怎麼走,我們遵照祢的指示,我們明白祢的旨意,我們看清楚你分享的異像,使我們順服你的腳步。主啊,我們聽從聖靈的引導,祢在我們心中的感動。求主祢賜福香港,在香港興起人來,成為祢重用的僕人,成為教會真正守望者,成為在以後的日子中間,為祢的道忠心至死的勇士,能與撒但爭戰的士兵。主啊,祢聽我們禱告,感謝讚美,求主垂聽,是奉主耶穌基督,得勝的名求的! 唐崇榮牧師 http://www.stemi.org/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